• <small id="dhpcz"><tr id="dhpcz"><blockquote id="dhpcz"></blockquote></tr></small>
    <small id="dhpcz"><pre id="dhpcz"></pre></small>
    1. <thead id="dhpcz"><pre id="dhpcz"></pre></thead>
    2. <wbr id="dhpcz"><input id="dhpcz"><p id="dhpcz"></p></input></wbr>

        <wbr id="dhpcz"><big id="dhpcz"><p id="dhpcz"></p></big></wbr>

        <wbr id="dhpcz"><big id="dhpcz"><button id="dhpcz"></button></big></wbr><b id="dhpcz"><sub id="dhpcz"></sub></b>

      1. 多人退休被查釋放嚴格執紀信號 有人退休15年后主動投案

        2019-10-24 09:31:57 [來源:瀟湘晨報] [作者:王歡] [編輯:夏博]
        字體:【

        多人退休被查釋放嚴格執紀信號

        記者梳理發現,多名干部退休后發揮“權力余熱”被查,有人退休15年后主動投案

        退休四年之后,懷化一名退休干部被查,湖南省紀委監委網站三湘風紀網22日發布了消息。

        事實上,退休官員被查,不光在懷化不是首例,在湖南、在全國也不罕見。黨的十八大以來,多名辭職或退休的黨員干部被查處。至少有兩人退休12年后被查,釋放出執紀越來越嚴的信號。無論是任期“踩線”,還是離任后違紀違法,一旦底線失守,任何人都逃不脫黨紀國法的嚴懲。

        10月22日,三湘風紀網發布消息,懷化市應急管理局原正處級干部羅生貴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懷化市紀委監委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羅生貴擔任過辰溪縣商務局局長,辰溪縣建設局黨組書記、局長,懷化市煤炭工業局黨組成員、副局長等職務。2015年8月,羅生貴擔任懷化市安全生產監督管理局調研員,一個月后退休。今年1月17日懷化市應急管理局成立,羅生貴的人事關系轉入那里。黨的十八大以來,各級紀檢監察機構查辦了不少退休的大小官員,是對“退休等于安全著陸”這種錯誤認識的有力回擊。

        案例

        辭職11年退休15年均被查

        退休或離任官員受到查處,正常情況下,主要有兩種情況:一是在任時以權謀私,退休后問題暴露;二是退休或離職后“發揮余熱”,利用在任時的關系和影響力謀取私利。

        今年5月7日,浙江省紀委監委通報,原浙江省建設廳住宅與房地產業處處長何從華涉嫌嚴重違法,正接受監察調查。通報一經發出,即引發廣泛關注。原因在于,何從華于2008年辭去公職,此時接受監察調查,距離他辭去公職已有11年。

        陳建設是浙江新昌人,仕途軌跡基本上沒離開紹興市。他歷任紹興市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流通科干部、副科長,紹興市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副主任,紹興市經濟體制改革辦公室主任、黨組書記,紹興市副市長,紹興市政協黨組副書記、副主席等職,今年1月被查。

        雖然陳建設落馬前的官職不算高,但他身上有兩點格外引人注意。其一,陳建設在2004年9月提前退休,此時距離他離開紹興市副市長的位子才1年,退休時間過早,實屬反常。其二,陳建設在退休15年后被查,而且是主動投案,這在落馬官員案例中十分罕見。

        從此前官方通報來看,陳建設毫無黨性原則,毫無廉潔意識,利用手中權力為自己提前退休“鋪路架橋”,與私營企業主合股違規經商辦企業,違規兼職取酬;利用職務便利為私營企業主謀取利益,非法收受巨額財物。

        據調查,陳建設在職期間及退休后的三年間到原職務管轄地區的多家企業兼職取酬,共計230余萬元(稅后)。在這個過程中,他的貪欲越來越大,“發揮權力余溫,收受巨額賄賂”成為他走向墮落的途徑。

        分析

        部分干部將權力“期權化”

        干部可以退休或離職,但反腐沒有暫停鍵。黨的十八大以來的反腐實踐擊碎了包括“退休即安全”在內的一系列“偽規律”,向全體黨員干部和人民群眾宣告了有貪必肅、有腐必反的堅定決心。

        今年6月份,上海市紀委監委發出通報,對原上海儀電控股集團公司副董事長佘寶慶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立案審查調查。資料顯示,佘寶慶已退休12年,今年72歲。今年1月,被江蘇省常州市紀委監委立案審查調查的常州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原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顧黑郎,同樣是72歲。

        以上兩位,應該是目前為止被查處時年齡最大的退休官員。

        甘肅省白銀市政協原主席郭德清因嚴重違紀違法獲刑14年,落馬時已經退休7年。據統計,其在任時共收受賄賂333萬元;退休后,郭德清進入當地一家名為中科股份的公司擔任監事,他通過蘭州發改委、國土局的領導干部,為該公司協調商業項目有關手續,還為其他商人說情打招呼,收受賄賂;不僅“吃項目”,郭德清還向白銀政法委書記、公安局長、白銀中院院長等打招呼,為他人辦理取保候審。據統計,其退休期間收受的錢財是在任時2倍多。

        “退休前辦事,退休后收錢”,一些領導干部將權力“期權化”——在任時為企業和老板謀取私利,為了保護自己不收取回報,離任后即到關照過的企業任職。

        在專家看來,一些違紀違法人員“先辦事后收錢”,將獲取好處的時間延遲到離職后,幻想淡化“收錢”與“辦事”之間的因果關系,使問題不易暴露,而且寄希望于離職后逃避監督,自以為問題暴露也能以“辭職”“退休”之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湖南案例

        退休干部干預換屆工作被查

        離任后仍不“安分”導致被查的,也有湖南的官員。

        三湘風紀網曾通報,懷化市會同縣人大常委會原主任、正處級退休干部姚希亮曾在網上匿名發布題為《關于侯橋訓等人在換屆考察中嚴重違紀的舉報材料》的帖子。通過調查,網帖反映的問題不屬實,是一起頂風違紀、嚴重干擾換屆工作的案件。

        經查,在2016年懷化市會同縣委換屆工作動員大會召開前夕,為了謀取兒子進入縣級領導班子的私利,姚希亮手寫了《關于侯橋訓等人在換屆考察中嚴重違紀的舉報材料》,并指使其侄子姚佳良以匿名方式傳播至網絡、寄送相關部門。姚佳良將5份舉報材料分別寄給相關部門;當晚,受姚佳良委托,中方縣委610辦張玲艷將舉報材料發至網上。隨后,姚佳良通過微信將舉報材料進行轉發擴散,得知有關部門在調查網絡發帖事件后,姚希亮違反政治紀律,與涉案人員串供。

        最終,懷化市紀委常委會議研究并報市委常委會議審議批準,決定給予姚希亮留黨察看二年處分,降低其退休待遇,按主任科員重新確定退休費。

        專家觀點

        保持懲治腐敗高壓態勢,標本兼治

        “59歲是官員退休或退居二線的一個分水嶺。”反腐專家、中國紀檢監察學院教授李永忠表示,此前,官員只要退休,就相當于“平安著陸”。但黨的十八大后,“退休等于平安著陸”現象被屢次打破。

        事實證明,離職不代表“成功上岸”,“帶病”干部若妄圖把離職當作“擋箭牌”,為自己的違紀違法行為“打掩護”,逃避監督和查處,注定是“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犯下的錯必將被追根溯源、一查到底。

        黨的十八大以來,各級紀檢監察機構查辦了不少已經退休的大小官員。其中,最大的退休“老虎”周永康高至正國級,另外也有徐才厚、郭伯雄等退休軍界高官,而各地的“拍蠅”行動也從未止息,以2018年8月為例,就有至少9名退休官員密集被查。

        有關專家建議:對于仍有一些官員心存僥幸、執迷不悟,企圖通過離職逃避懲處的現象,要保持懲治腐敗高壓態勢,堅持標本兼治,一體推進“三不”(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不斷做實做細“后半篇文章”,強化警示震懾。

        瀟湘晨報記者王歡長沙報道

        今日熱點
        焦點圖
        1024t66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