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mall id="dhpcz"><tr id="dhpcz"><blockquote id="dhpcz"></blockquote></tr></small>
    <small id="dhpcz"><pre id="dhpcz"></pre></small>
    1. <thead id="dhpcz"><pre id="dhpcz"></pre></thead>
    2. <wbr id="dhpcz"><input id="dhpcz"><p id="dhpcz"></p></input></wbr>

        <wbr id="dhpcz"><big id="dhpcz"><p id="dhpcz"></p></big></wbr>

        <wbr id="dhpcz"><big id="dhpcz"><button id="dhpcz"></button></big></wbr><b id="dhpcz"><sub id="dhpcz"></sub></b>

      1. 自學十年湖南女婿在蛋殼上玩絕技 小小蛋殼上盡展長沙美景

        2019-10-24 09:13:23 [來源:華聲在線] [作者:王智芳] [編輯:劉茜]
        字體:【

        小小蛋殼上盡展長沙美景

        自學十年,湖南女婿在蛋殼上玩絕技

        掃碼看蘇鵬用蛋雕呈現長沙美景視頻

        一把美工刀、一盞臺燈,蘇鵬便能在僅有0.3毫米厚的蛋殼上雕刻出精美的圖案來,愛晚亭、白沙古井、岳麓書院、橘子洲頭,一個個長沙美景讓原本平淡無奇的蛋殼變為藝術品。

        44歲的蘇鵬是江西人,2004年在浙江臺州一家藝術館遇到了湘妹子彭麗甜成了湖南女婿。10年前,他留在了長沙,開始了蛋雕創作。(掃文末二維碼,看蘇鵬蛋雕創作視頻)

        自學蛋雕十年

        “報廢”作品百余件

        10月23日上午,長沙市雨花區妹子街的一棟老樓里,記者見到了正在工作室進行蛋雕創作的蘇鵬。在臺燈照射的小片亮光里,他右手手腕輕動,刻刀在左手穩穩握住的雞蛋殼上緩緩移動,發出輕微的沙沙聲,空氣仿佛都變得小心翼翼。

        說是工作室,其實就是紅磚搭建的棚戶,兩張工作臺,一張堆滿了篆刻的印章,另一張上則陳列著制作好的蛋雕作品。有栩栩如生的十二生肖、美輪美奐的長沙美景……

        蘇鵬自學蛋雕藝術已經10年,此前進行玻璃畫創作,也在地下通道擺攤給人畫過素描畫像。一次偶然的機會,在杭州的藝術展上看到了蛋殼雕塑,深深地被這門技藝所吸引。

        “我有美術功底,別人能做我為什么不能。”一開始,蘇鵬覺得有美術基礎的自己上手會很快,真正動手才發現,除了美術和雕刻功底之外,還需要蛋雕師自始至終保持心靜、手穩,稍不小心就會前功盡棄。

        “相比其他雕刻藝術,蛋雕是最脆弱的。”蘇鵬指著雞蛋底部的小孔告訴記者,“這個地方是最脆弱的。有時花費10多天甚至更長時間雕刻,作品即將完成時,手握雞蛋的無名指不小心挨了一下,它就裂開了。前功盡棄。”

        要在一個既薄又脆的蛋殼上精心設計、手繪、雕琢等多道工序才能完成一個小小的蛋雕作品。2009年來到長沙至今,10年間在蘇鵬手中報廢的“半成品”蛋雕有100余枚。

        生活帶來靈感

        長沙美景“躍然殼上”

        “第一次創作的是蘭花。”蘇鵬坦言,因為初次嘗試,不敢雕刻太復雜的圖案,可就是他認為最簡單的蘭花,也連續失敗了兩次,“第三次才成功。”如今,在雞蛋上雕刻蘭花,蘇鵬輕松拿下,“半小時就夠了,熟能生巧。”

        提到最滿意的作品,蘇鵬表示,“我在蛋雕上至今也只是‘初學者’,藝無止境,所以沒有最滿意的作品。要說比較滿意的,還屬這百福圖,從設計到刻制花費半個月時間完成的,一枚雞蛋殼上不同的篆體字用印章的形式展現出一百個福字。”

        作為一名湖南女婿,長沙的美景也給了蘇鵬不少創作靈感。愛晚亭、白沙古井、岳麓書院、橘子洲頭……一個個最能代表長沙的元素出現在小小的蛋殼上。

        “目前還只是浮雕,接下來我會嘗試學習透雕、鏤空等雕刻手法。”蘇鵬認為,“蛋雕”的創作過程就像人生。蛋殼雖小,經過精雕細刻,也能化腐朽為神奇,成為精妙絕倫的作品。人生同樣如此,只要你用心雕琢,就一定能擁有不一樣的精彩人生。

        ■三湘都市報·華聲在線記者 王智芳

        視頻 顧榮 劉品貝

        今日熱點
        焦點圖
        1024t66y